/ EN  
EMAIL
PASSWORD  
  KEEP ME LOGGED IN  
   Forgot Password?  
   
創作者與他們的私人堡壘
 
 陳奕仁 我和我的電影夢

Text by VS, Photography by Han Chen Yei

MV及廣告導演陳奕仁,圈內人習慣叫他阿木。光頭、蓄鬍的粗獷外型,再加上幾乎十隻手指全滿的金屬戒指,乍看之下不像導演,反倒讓人覺得他是個金屬搖滾客。2001年入行,在圈內打滾十年,陳奕仁最擅長將實拍與動畫結合的影像作品,俐落流暢又充滿趣味的風格在影像圈闖出名號。我們造訪他位於瑞安街的仙草工作室,和陳奕仁聊聊他的影像創作、電影理想,以及他最心愛的玩具收藏。

走進陳奕仁的辦公室,其中一面牆上的展示架上放滿公仔玩具,數量將近上千隻,依照顏色分類排排站好,以電影和動漫角色居多,「我收集的第一個玩具系列是星戰的主角,畢竟是從小開始,影響我最深的電影。陸陸續續也收集了其他電影和漫畫角色,這些角色都是構成我的元素。」「這些玩具都會一直提醒我,如果有一天我要拍電影,角色的刻畫很重要。」

 

復興美工畢業之後,陳奕仁在當兵時看到大衛芬奇的《鬥陣俱樂部》,被拍攝手法和敘事結構深深震撼,當下就決定要以拍電影為職志。退伍之後,順利考上台藝電影系,大學時的陳奕仁正好趕上數位攝影普級的起頭,結合動畫和拍攝的影像風格開始吸引注目,從此走向導演之路。豐沛創意加上高超的製作團隊,入行十年以來已經累積無數作品,包括五月天、蕭亞軒、羅志祥、吳建豪等人許多精彩的音樂錄影帶都是出自仙草的得意之作。

 

不過他也坦承,做這行,時時保持創意和警覺心很重要,科技永遠跑得比人快,在人人都可以當導演的時代,工作室就面臨了轉型的考驗,仙草預計在明年進入轉型,目標是創造更多的影像市場。不只工作室,陳奕仁說,幾年前他也曾經遇到卡關的狀況,為了讓自己離開待了太久的既定環境,他毅然放掉手邊所有的工作,和老婆去了紐約兩年,「其實去紐約主要不是為了念書,說穿了,是去過生活,去看看外面的狀況怎麼樣,人家到底比我們強多少。」兩年的生活經驗,陳奕仁說他學到最多的不是科技和拍攝手法,而是呼吸到當地的空氣以及看到紐約人對審美的寬容度,「他們對美的定義很寬,什麼樣的作品都可能出現,而且最好的永遠都是在最爛的旁邊,裡面有很多豐沛的能量。」一直想拍電影的他,最喜歡的導演是《全面啟動》的克里斯多福諾蘭、《鬥陣俱樂部》、《社群網戰》的大衛芬奇以及《偷拐搶騙》、《福爾摩斯》的蓋瑞奇。陳奕仁說,好的電影除了好看、賣作之外,還要能給觀眾帶來三種影響──看完有滿足感、引出觀眾心裡的問題,或者是留下傷痕。他說時機已經成熟,預計明年就會開拍第一部電影長片,進行中的計畫目前高度保密中,且讓我們密切期待。

符合工作室「仙草」的名字,工作室入口迎面而來的大片黑色玻璃牆看起來既像是仙草,同時又兼具簡練的現代感。仙草的空間設計走不規則極簡風格,外觀的大片玻璃牆面及員工辦公桌,都是俐落的斜角設計,陳奕仁說,他不喜歡一般的辦公室,不規則動線除了打破制式辦公室的沉悶,也替空間增加流動感。公司裡的陳列架、書架和桌面都放滿了陳奕仁的玩具收藏,大部分是電影和動畫的主角,最多的是星戰系列人物。另外,被員工戲稱為仙草CEO的公司貓饅頭也是大家解悶的好幫手,作圖作累了,站起來跟饅頭玩一玩又可以重新再戰。

His work

王菲2010巡唱舞台動畫,演唱會舞台上所有如夢似幻的動畫投影,都來自於仙草工作室之手;蕭亞軒〈瀟灑小姐〉音樂錄影帶,概念來自迪士尼第一部動畫電影《Tron創》,用上了拍攝《駭客任務》的特殊器材來製造蕭亞軒及舞群跳舞時,畫面旋轉的特殊效果;羅志祥〈愛的主場秀〉音樂錄影帶,當時陳奕仁在紐約念書,也是第一隻在紐約完成的片。大隊工作人員開拔到紐約哈林區一間美輪美奐的歌劇院中拍攝MV,再加上開頭令人印象深刻的精彩動畫,充滿超現實視覺經驗。

 

朱苡俊 讓結構決定建築該有的樣貌

ext by VS, Photography by Han Chen Yei

踏進建築師朱苡俊位於大稻埕的沛渥綠思工作室,隔著滿牆的建築和東方文物書籍,可以聽見他正和客戶熱烈討論的語音。訪談時,才得知這是一個社區性的開發計畫,不只是沛渥綠思以往較多的獨棟建築。沛渥綠思以「建築模組工業化的木構造建築」聞名,已經製作好的各項建築元件,可以像積木般一塊塊組裝起來,他們曾經在七十二小時內,就蓋好一座苗栗郭宅。因為使用建築元件,所以可以在他們的建築作品上看到如同堆積木一樣的美麗「結構線條」,「結構」是他們最重視的要點,就如同他辦公室窗戶前,橫條木桌上的那兩瓶花一般。

「這是『草月流』,這個流派最重視的就是『結構』。當初聽到這個流派的老師在台灣決定要退休了,我就趕緊去拜託老師教我,趕緊把這流派的基礎都學過一次。」朱苡俊邊調整花的位置邊說,「它最吸引我的,就是思考讓結構和線條達到平衡和美麗這件事情,這和我們做的工作有點類似。」除了花道之外,還有擺放在工作間櫃子上,那幾組朱苡俊老師朱鈞的積木作品。每組各自塗成兩種顏色,合起來是一塊塊完整的長條塊狀積木,拆開來,前端都削成不同的幾何形狀,可以任意組合成各種幾何構造,「這也頗像我們的工作。」朱苡俊說。工作室內還擺放著由他們自己設計,然後請師傅用建材剩料切割、組裝而成的活動式傢俱,就是規格化建築模組概念的縮小版。

不過,整個辦公室最迷人之處,還是老建築本身散發出的味道。例如在台北已經很少見的外推式木格推窗,「這是現在大稻埕這個區域的規定,台北市政府已經把這一帶附近的區域規畫起來,規定這裡的建築物如果要修繕,就一定要用依照它原本的木窗構造去維修,保留此區原本的風味。當初在選擇新辦公室的地點時,就是喜歡大稻埕這個區域的風味,最後才選擇這裡。」

領著我們穿過還沒鋪好地板的開放式客廳,朱苡俊指著樓下散放著咖啡座和洋傘,被四面建築圍起來的一塊方形空地,「旁邊那入口進去就是淡江承租經營的藝文展演空間,永樂市場裡還有劇院,看到隔壁那一棟了嗎?」朱苡俊指著右邊跟我們相鄰的一棟三四層樓的老宅邸說:「是王家衛拍《花樣年華》的地方。」,「我之後想租那裏住下來,等現在住裡面的外國人租約一到就搬。」這就是沛渥綠思研發設計總監朱苡俊的工作室所在地──風情萬種的大稻埕,擁有王家衛《花樣年華》電影場景的大稻埕。



工作室位處建築的二樓,一進大門就有能讓光線灑落的天井。室內散放著老椅子和風格相近的喜得燈飾,辦公室擺放著工作中蒐集而來的一些小東西──作一個茶藝愛好者夫婦的室內設計案後購買的柴燒杯,下面墊著自己竹編的墊子;老建築改建時留下的石窗花等等。與迷人的木頭格窗和老推窗相對的一面牆上,則架設著用剩料裁製而成的架子,不花一根鐵釘,完全是用卡楯架設的,可隨需要活動伸縮。

His work

雙溪螢火蟲の屋民宿位在雙溪自然保護良好的區域,夜晚常會有螢火蟲,業主擔心房子夜晚開燈會影響到螢火蟲棲息環境,所以使用了遮光率高的窗簾,阻擋房子夜晚發出的燈光;石碇生態建築則是以永續生態理念作為訴求,從水土保持,建築工法,組構過程,一直到水資源的運用皆以生態的思維作主軸,強調以天然方式及最低耗能達到降低對環境的影響。大膽採用組裝工法釋放了牆的限制,模組化的系統更達到未來回收再利用的可能性。

 

鄒駿昇 英式Vintage插畫空間

Text by VS, Photography by Han Chen Yei

今年剛剛拿下波隆納國際插畫大獎及美國3X3當代插畫大獎,7月才結束了7年的英格蘭生活搬回台灣定居,插畫家鄒駿昇Page Tsou回到了熟悉卻又陌生的生活環境,重新開始打造自己的生活兼工作空間。車水馬龍的南京東路上,轉個彎拐進小巷,瞬間就是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氣氛風情。隔巷就是傳統市場及昏黃的老雜貨店,連車子都開不太過去的巷子裡,Page和朋友分租的工作室就坐落在其中一間轉角老公寓中,乾淨清爽的長型小空間裡,放滿了Page在英國生活多年蒐羅的古董家具、海報、小物以及他的插畫作品,錯落有致,奇異而又和諧地共處一室。

留著齊額的短平瀏海髮型、落腮鬍、搶眼的黑框眼鏡,再加上一身充滿英倫風味的服裝,正經中帶著諧趣的說話方式,給人的第一印象已經相當獨特。不久前才剛結束在台灣的第一次插畫個展,也才在最近找到這個落腳的工作室。全白的空間裡,Page花了幾天的時間整理以及將物件就定位,琳瑯滿目的收藏品中,有Emmes的DCW及Side Chair兩把原版椅、靠牆放著的巨幅海報、巨大的古董車站用時鐘、法國經典工業Jielde四節燈,以及琳瑯滿目的古舊小物。物件代替人,已經說明了主人熱愛古件的性格:「我喜歡收集經典款的設計師作品,也堅持只收原版的老件,就算花上很多時間去慢慢尋找也沒關係。」

 

時間的確是花了不少,Page的收藏之路走了近十年,來源大多是倫敦當地的古董跳蚤市集,或是在英國的Ebay網站上慢慢找尋賣家,最特別也最有感情的收藏品,應該是與倫敦公車及地鐵相關的周邊商品,大到公車及地鐵鐵牌、站名紙捲,小到手動剪票機一應俱全。他說自己喜歡機械與交通工具,一開始也鍾情收藏大型家具,但考量到現實的空間及運輸問題,近幾年才開始往小型物件發展,尤其是捲起來不具存在感,展開又張力十足的經典海報更成為他的蒐獵重點,工作室的牆邊就靠著好幾張他喜歡的插畫家Saul Bass的經典電影海報,以及1972年慕尼黑奧運的原版海報,「好的設計歷久彌新,就算過了幾十年,現在看起來也還是很跟得上時代」。

 

在英國住了將近7年時間,我們問他,倫敦和台北生活最大的差別是什麼?「台北的生活步調快很多,包括做案子也是,沒有太多時間思考消化,給創作者的靈感和資源可能也沒有那麼多;但在倫敦不管待得再久,始終你還是個異鄉人,沒有歸屬感,漂泊久了也會累。」Page說,現階段的他想要相對穩定的生活方式,也準備開始大量創作累積作品,明年三月Page將會在波隆那插畫展發表全新的繪本作品,2012年的台北國際書展主視覺也將由他一手負責。坐上Herman Miller的辦公椅開始一天的工作,早晨的陽光穿過大片玻璃窗,灑落在Page身上,「我希望自己的創作也能夠像我敬佩的那些設計師一樣,成為Timeless的作品。」Page這麼告訴我們。

Page工作室位於窄巷轉角,和其他幾個室內設計工作室一起Share這棟兩層樓附庭院的老公寓。小小不到三坪的空間裡,其中一面是面對庭院,整面的玻璃落地窗減低了空間的壓迫感,窗外就是兩顆綠意盎然的樹,令人心情愉悅。工作室中的家具、海報及古董物件都是Page七年來在英國慢慢收集的戰利品,展示出來的部分只占了總數的約十分之一,其他都還在箱子裡,找不到空間擺放所以尚未拆封。「很早以前,我就已經在腦中構思未來工作室的樣貌,所以從一開始就是有計劃地逐步收藏這些東西。」至於其他尚未拆封的物件要怎麼處理?「不急,就走一步算一步囉。」

His work


Big Folk是一張鄉村歌曲的專輯封面,替英國的Imagem Production Music唱片公司繪製,對方要求要畫出標題字型及一雙巨人的腿,其他自行發揮,以手繪及電腦後製完成;羽之舞是替台北蘆洲捷運站的公共藝術,以手繪加上電腦後製完成

 
2011/12/26 評論[ 0 ] 分享        
 
 
 
         評論[ 0 ]